第四条是对被研究对象的承诺,“并不是所有的公司内幕都值得或应该被披露出来,那种要求把所有公司隐私都予以透明化的做法对于被调研公司及其所有者、经营者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它并不承担用自己的成长经验来教育公众的义务,对‘公司隐私权’的界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它在道德层面上确实存在。”【详细】